历史大战

1945年欧战结束,而日本仍然负隅顽抗,还准备了“玉碎计划”,1亿日本人要和美国人死磕到底,美国人计算要攻克日本列岛,至少要死伤一百万的士兵,所以新上任的总统杜鲁门果断决定用刚刚研制成功的原子弹,打击日本逼迫他们早点投降。

图片 1

7月28日,美国老兵西奥多·范·柯克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园泉老年社区(Park Springs Retirement Community)无疾而终,年93岁。他是二战时执行“广岛投弹任务”轰炸机上的最后一名离世的机组成员。“小男孩”和之后投向长崎的另一颗原子弹“胖子”使日本两座城市化为废墟,日本举国震惊,在9天后宣布无条件投降。

问:二战广岛原子弹,从投放到爆炸仅43秒,投弹美军飞机为何能逃生?

1945年8月6日,美军一架B-29轰炸机飞临广岛市区上空,投下了一颗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小男孩”是一颗铀弹,整个炸弹4吨多重,它在9470米的高空被投下,43秒之后在离城市580米的高空爆炸,爆炸释放出了相当于1.3万吨TNT炸药的能量。

8月4日,日本广岛和平纪念公园,人们来到原子弹爆炸受害者纪念碑前祈祷。今年是日本广岛遭受原子弹轰炸64周年,日本各界人士在广岛举行各种纪念活动,悼念原子弹爆炸死难者,祈祷世界和平。1945年8月6日,美国向日本广岛空投原子弹。广岛约4平方英里被夷为平地,约8万人死亡。1945年8月9日,美国空军向日本长崎投下了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约7万人丧生。

当时柯克只有24岁,他知道自己即将执行的任务会导致一座城市的毁灭。尽管“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晚年忏悔“双手沾满了鲜血”,但柯克至死不悔。2005年,二战胜利60周年纪念时,他与其余两名尚在人世的机组成员发表共同声明,称如果有机会再次选择,依然会选择执行任务。

图片 2

图片 3

6日凌晨2时40分,B-29超级空中保垒轰炸机“埃诺拉·盖伊”号准备起飞,飞行员保罗·提贝兹(Paul Tibbets)向人们挥手告别。就是他,在几个小时之后在广岛投下了“小男孩”:人类历史上首次使用的核武器——原子弹。

图片 4

广岛原子弹的载机是B—29轰炸机,飞行员是保罗,副驾驶是查尔斯,机组人员五人,穿着防护服执行任务,他们的逃离时间计算如下。

7时刚过,响起空袭警报。一架美国气象观测机飞临广岛上空。这种飞机见多了,又无威胁,人们都不躲它。7时32分解除警报;刚过8时,日本雷达发现高空来了三架飞机,又认为是侦察机,既不派战斗机迎击,也不拉警报。

改变历史的509混合大队

最大速度是574千米每小时,一一得一二二得四三八二十四,除以3600秒,B—29每秒飞行距离就得出来了,159.444米,再乘以43,等于6856米。

图片 5

西奥多·范·柯克1921年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诺森伯兰郡,于1941年10月加入了空军航空实习计划。1942年4月1日,他收到命令转移到位于英格兰的第97中队,执行B-17轰炸机的战斗任务,这个中队成员还包括后来执行广岛任务的机长保罗·蒂贝茨。

B-29的最大持续巡航速度是550千米每小时,最终的数字是6569米。从实战经验看,这六公里的距离足够逃生了。艾诺拉·盖伊号在广岛投下第一枚原子弹小男孩之后,日本还是没有投降。1945年8月9日,伯克之车号又在长崎投下第二枚原子弹胖子,同样逃生了!裕仁这才宣布投降,二战宣告结束。

图为一个日本小姑娘挂出彩色纸鹤为遇难者祈祷。

1944年,他们走到了自己人生的转折时刻,这也是二战的转折点。12月9日,美国陆军航空队受命组成一支特殊的轰炸机部队,番号为第509混合大队。被称为美军“最好的飞行员”的蒂贝茨为这支大队的指挥官,柯克也在这支部队之中。第509混合大队的训练一开始就与众不同。蒂贝茨吩咐各高级军官严守秘密,却没告诉他们秘密是什么。大队的飞行活动,与飞行员们以前见过的完全不同。练习轰炸一定要在9150米的高空进行,而每架飞机总是只投下一枚4500千克重的模拟炸弹,着重目视轰炸的训练。

B29投放原子弹之后155度掉头,以最快的飞行速度离开。据当时的飞行员后来回忆说,投放完之后,飞机就赶紧跑开了,虽然已经距离爆炸中心,但还是有气浪将飞机冲得摇摇晃晃。另外,估计敢扔原子弹的飞行员也不怕死,他们扔自由落体炸弹也没少死人,但是他们还是面对战斗机的截击一个劲地扔炸弹,这就是当兵的!

来源网lishiqw.com

知道“曼哈顿工程”秘密的人,都不难明白个中道理。炸弹舱内只有一枚价值以亿元计的炸弹,其重量约5吨。投弹机会转瞬即逝,不容他们错过目标。

为了加速日军投降,也为了第二次世界大战能尽快落下帷幕,美军决定向日本投放原子弹。作为当时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杀伤性武器,日本有幸成为揭开它狰狞面目的“见证者”。

1945年八月六日凌晨,美国派出了当时国内性能最优越的B-29战斗机执行轰炸任务,这架飞机在当时被称为“空中堡垒”,此架飞机不仅拥有着强悍的载重量,更是美军众多轰炸机中速度最快的一架。

在飞往日本广岛的路上,全体机组人员保持无线电缄默,并提前穿好了防护服戴好护目镜。即使驾驶如此性能优越的轰炸机,并且配备如此周密的防护措施,机组仍然是提心吊胆。

当时在美国本土试爆的时候,美国专家得出的结论是,至少得和爆炸中心保持十三公里的距离才能保证安全。在巨大阴影的笼罩下,谁也不知道能否在这短短的几十秒内能躲过死神的追捕。

在次日八时十分,飞机到达广岛上空,在万米高空中,机长透过云层看见了广岛,此刻人们正在进行着与往常一般无二的生活,却不知道死神已经悄悄来了。

八时十四分,这枚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炸弹——小男孩,脱离了机舱,优雅地、缓缓地向着它的目标城市广岛进发。

与此同时,飞机迅速掉头,向着远方驶去。

四十五秒后,飞机的尾部受到一股气流的剧烈冲击,整个机身顿时颤抖起来,几乎无法掌控,机长几乎把飞机拉升到最高躲避冲击,所幸的是余波并没有持续很久,飞机最终安全的离开日本本土。

据当时的飞行员回忆说,先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冲天而起,接着一股巨大的蘑菇云随之升起。

爆炸的正中心除了留下一个巨大的弹坑,所有的物体均化为齑粉,惨状一直持续到十公里的范围,甚至能看见余波过后人类尸身的残骸。

一些稍远距离的人也不好受,虽然存活了下来,受到的灼伤却很严重,有的双目都被灼烧掉了,只剩下两个空洞洞的眼窝。

1945年5月31日,美国正式启动对日使用原子弹的“曼哈顿工程”。杜鲁门总统命令组成一个由陆军部长史丁生为首的包括军政界首脑和科学家参加的临时委员会,专门研究对日本使用原子弹的问题,总负责人是被誉为“原子弹之父”的美国犹太科学家奥本海默。三颗极具破坏力的原子弹被研制出来,分别被命名为:“小男孩”、“胖子”和“瘦子”,头两颗最后被成功投往日本。

这么强大的威力,飞机是如何躲避的呢?

别急,下面我们一起来揭秘。

第一点呢,就是飞机的逃生距离和路线经过了精确的计算。

当时小男孩的爆炸点被设置为离地面550米的高度,从万米高空到下落到五百五十米的距离至少需要四十五秒的时间,这个时间是可以让飞行员安全撤离的。也就是说飞机需要在四十五秒的时间内,飞离距爆炸点十三公里外的地方才能基本安全。

而且美国还为飞机设置了最佳逃离路线,那就是投出原子弹后,B-29需要掉头以155度的姿势反方向飞行,因为当原子弹脱仓后,惯性使然,它会继续保持一股原速度与飞机一起飞行。所以飞机必须反方向逃离。

为何不是180度呢?倒是想,做不到,因为当时飞机最佳安全的转角度数就是155度,超过了这个度不仅飞机的速度会受到影响,而且连飞机的安全都会受到影响,再就是飞机在高速情况下做出180度转向容易发生解体。

还有一点就是,在以155度飞行的状态下,飞机可以将损失降到最低,冲击波首先席卷的是机尾,不至于损失机头或者发动机。

第三点就是,机组人员全都是万里挑一的精英级别人物,无论在专业素养还是心理素质上都是出类拔萃。

而且驾驶该飞机的机长,曾驾驶美国有名的轰炸机B-17多次参加欧洲和地中海战区的轰炸行动,具备丰富的作战经验和突发事故处置技巧,被誉为当时美军最优秀的飞行员,当然他也是一路过关斩将,通过层层训练才终于被上层同意驾驶该飞机,并没有因为他的王牌飞行员的身份而为他一路绿灯。

第四就是B-29轰炸机性能卓越,尽管当时日军的防空系统在美军一番又一番的轰炸下沦为摆设,但是为何还是要派出如此性能优越的战机执行该任务?B-29飞机在当时享有空中堡垒之称,能拥有称号,岂是浪得虚名。

没错,它是当时美国最具科技成果,最先进的飞机,是全世界排得上名号的最快轰炸机,因此,为了这次任务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完成,最终派出B-29执行此任务。

经过在美国本土近4个月的紧张训练后,1945年4月26日,第509大队奉命离开温多佛基地,调往西太平洋,准备进驻已被美军占领的马里亚纳群岛的提尼安岛。这个石灰岩小岛中间约宽8公里,长17公里,地势平坦,简直是艘不沉的“天然航空母舰”。提尼安岛面积小,还便于保密。该岛有日本人筑成的优良路网,岛北机场拥有4条平行的跑道,跑道长2590米,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轰炸机基地。

第一次原子弹的成功释放,也为第二次原子弹的爆炸提供了足够的数据,随后的第三天,第二颗原子弹成功在长崎爆炸。

后来有记者采访当年投放原子弹的两位飞行员,你们后悔投放原子弹吗?

他们非常坚定的回答:从来没后悔过。

此次执行任务的指挥官保罗.蒂贝茨也辟谣,别指望我会因为这次计划感到内疚,生活在谴责里,多想想南京大屠杀吧,这是因果关系。

这两枚原子弹,随着保罗.蒂贝茨极度令人舒适的解读,为二战的落幕画下了重重的句号。

二战广岛的原子弹叫做小男孩,当初美国有三个原子弹,一个小男孩,一个胖子一个瘦子,瘦子作为试验弹已经在美国本土试验爆炸了,小男孩投到了广岛,胖子投到了长崎。

小男孩较胖瘦两弹是不一样的,胖子瘦子是用钚作为原料的,而小男孩是以60公斤的轴-235作为爆炸核原料,他的威力由于和实验弹原料不一样。所以不知道的。

当时1945年8月6日,美国飞行员保罗驾驶B29超级轰炸机(是一架专门改造为携带原子弹的轰炸机)到达日本广岛上空9000米的高空(当时世界上只有美国的轰炸机能飞到万米高空),投下小男孩原子弹,43秒后原子弹在广岛上空550米处爆炸,(爆炸量相当于1万3000公吨的TNT爆炸)。当时由于法西斯联盟已经是不行了,美国的轰炸机一直轰炸日本的各大城市,所以广岛原本有40多万居民的。在小男孩爆炸的当天只剩下23万左右,基本这23万人都毁于小男孩原子弹。

解释下为何美国飞行员没有收到原子弹的危害,

第一当时轰炸机在9000米的高空中,原子弹爆炸在550米空中爆炸,原子弹从9000米到550米用了43秒,以当时候B29轰炸机的速度,是440米每秒,基本43秒过去,B29都飞出两万米了,而且当时候飞行员的飞机和服装都是有防辐射的。所以基本没有收到辐射伤害,更没有收到爆炸伤害。

当时经过计算原子弹要在600米处爆炸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当时飞机的投弹高度为10000米也就是10公里。当时原子弹小男孩,当量才2万吨,所以的安全距离最大概是12到13公里左右,根据勾股定理飞机只要飞出去大概7到8公里左右是肯定安全的。而参与投弹飞机是b29轰炸机,最大速度可到600公里每小时。当时投完弹以后飞机以155度转角掉头行驶,飞机短暂俯冲加速,然后逃离。以B29的速度45秒飞7公里到8公里没有问题。但是,就算足够远,原子弹爆炸以后飞机依然出现了剧烈的摇晃。

飞行员:5.4.3.2.1 投弹!我去!加油门快跑啊!

二战美国使用B29投弹,当时采用的是空爆,飞机在万米以上高空投弹,原子弹带着减速伞向下落,所以速度并不是很快,飞机有足够脱离时间,当原子弹在400米空中自动引爆时,飞机已经飞出很远,只是受到些颠簸。

最惊险的是前苏联的5000万吨当量“大伊万”,飞机投弹后立即全速脱离,引爆时已经飞出上百公里,但依然受到冲击波的强烈冲击,险些被震散了!

根据计划,美军将根据天气情况确定轰炸地点:京都、新泻、广岛、小仓,长崎是后来才加上去的。为什么最后选择广岛和长崎呢?首先,广岛的战略意义重大。这里是日本本土防卫部队的司令部之一;坐落在此的港口也是向东亚,东南亚输出兵力的母港;并且,广岛也是重要的造船基地。所以把广岛列为袭击目标之一。同样的,长崎也是日本当时的造船基地,也不免成为美军的打击目标。

为了这次的行动顺利,这批飞行员是从各个飞行部队严格筛选出来的,他们除了知道将来的某一天要到海外执行任务外,其他一概不准过问,他们的组织代号为“509小组”。这个使用的B-29型轰炸机已经过改装,为了使飞机更快更灵活,所有重武器均被拆除。行动之前,这个小组进行了多次的飞行实验,根据计算,这颗原子弹爆炸时,距离爆炸中心点超过13公里的范围,才属于较安全范围。

1945年8月6日早,3架B-29型轰炸机,抵达广岛上空,经过一段时间的盘旋并等待有利的气象条件,9时14分,其中一架B-29型轰炸机中的自动投弹装置启动,原子弹从打开的舱门落下,同时飞机做了一个155°的转弯,俯冲下来,下降了几百米的距离(这次行动,原子弹定于距地面9000米-10000米的距离投下,从近万米高空落下的原子弹,起码要40秒才能引爆,这给了三架B-29型轰炸机逃逸的机会。),并快速向安全地带飞去。45秒后,原子弹在他们身后爆炸,城市上空产生巨大轰响,耀眼的光芒,升起的蘑菇云,带有巨大热量的冲击波给机组人员以心灵的震撼。以同样的方式,509小组轰炸了长崎,并以同样的方式逃脱。日本本土两次受到原子弹的袭击加快了二战结束的脚步,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投降诏书宣布投降。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跑的够快。

美军在广岛投下了“小男孩”,随着一声巨响,一阵蘑菇云升腾而起,之后日本广岛的七万民众便都化为了尘埃。仅仅数十秒的时间,整个广岛就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了。熊熊大火甚至连瓦片,花岗岩都给融化了。

原子弹的威力可怕如斯。

三天之后,长崎的命运也是如此。在这两场灾难之中,广东死亡了有7万多人,长崎死亡了有4万多人。而且由于核辐射的影响,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人也并不是三生有幸,他们的余生基本上都活在了痛苦里。

作为原子弹的投弹者,他们的逃逸时间大概都是相同的,无论是小男孩,还是胖子。飞行员大概都有着45秒的时间脱离爆炸中心。从当量上来看,当时的小男孩约为1.3万吨,而胖子则更大一些为2万吨,所以胖子可能更加难逃一点。

事实也是如此,当时,小男孩造成的影响范围约为2.14公里。胖子造成的影响范围约为3.29公里。当时美军使用的飞机为B-29,以他们当时的速度。45秒足够他们飞行大约7公里的距离,可以说这样的距离对于逃离原子弹的影响远远的足够了。

从后来这些飞行员的生活也可以看得出来。包括投弹手,飞行员,甚至还有记录的人。他们基本上都活的很好,甚至有些人还活到了古来稀的高龄。所以可见原子弹的爆炸对于他们确实影响较小。

但是原子弹必定是一个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就这些飞行员来说,虽然他们在身体上没有受到什么威胁,但是心理上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压力,虽然他们在面对外界的询问中都表示不会后悔。但是这样的一件事肯定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克服的。

1945年8月6日清晨 ,三架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飞临日本广岛上空。

广岛市民早已习惯了轰炸,并不惊奇。尤其是天空只有三架飞机,又不是轰炸机群。他们认为这是侦察飞机,没什么危险。

这样的事情前几天已经反复发生过了。飞机飞过来,一弹不投掉头就走,正是为原子弹投掷前的飞行训练。

不过,这次不一样。8点15分,一颗10000磅(4.54吨)的 “小男孩”原子弹从9600米高空落下,43秒后白光闪起,整个广岛化为灰烬,8.8万人死亡。

这次行动的指挥官是保罗·蒂贝兹,也是 “伊诺拉•盖伊”号B-29轰炸机飞行员。伊诺拉•盖伊是他母亲的名字。

2万吨当量的原子弹爆炸产生巨大冲击波和光辐射,以极快速度向周围蔓延,范围很大。自然也会冲击到B-29轰炸机组。

蒂贝茨及其部下从来不参加任何大规模空袭,总是单独飞行,偶尔轰炸日军占据的小岛,或者来回飞行4800多公里,到日本城市的上空,投下一枚炸弹。

短短43秒里,B-29轰炸机如何脱离险境?

2002年,87岁高龄的保罗•蒂贝兹接受采访,回顾了当年任务遇到的问题。

1944年9月,上校飞行员保罗•蒂贝兹接到电话,空军指挥官乌扎尔•恩特将军让他立即来科罗拉多泉市报道,还告诉他带足行李,因为很长时间不会再回去了。

保罗赶到恩特将军办公室,海军上校威廉•帕森和诺曼•拉姆西博士已经等着他了。诺曼博士是哥伦比亚大学的原子物理学教授,也是“曼哈顿”工程的参与者。

▲“小男孩”原子弹复制品

诺曼博士说“曼哈顿计划”已基本完工,现在原子弹有了,还缺一架飞机投掷它。

保罗是当时最优秀的轰炸机飞行员之一,长期在欧洲执行任务,拥有丰富经验。所以将军要求他组建轰炸机组,准备原子弹投掷任务。

他从内布拉斯加州的B—29飞行中队中,挑选了导航员道奇、投弹手汤•费雷毕、工程师怀特•达森伯里组成“伊诺拉•盖伊”机组,开始训练。

▲“伊诺拉•盖伊”号及工作人员

保罗不清楚原子弹威力到底多大,他3次拜访洛斯阿拉莫斯试验室,遇到“曼哈顿计划”的首席科学家——奥本海默博士。

保罗向博士说,他们在欧洲作战时都是投完炸弹径直向前飞,然后问这一次投弹后该怎么脱离?

奥本海默说:你们不能往前飞,那样会飞到炸弹正上方。应该沿正切角度尽快转向155度,向左向右都行,才能最大限度远离炸弹。

原子弹当量很大,“小男孩”和“胖子”TNT当量加起来,超过盟军在欧洲投下的炸弹总和。工程师计算,冲击波能摧毁爆心8英里(12.8千米)外的B-29。而飞机在目标上空6英里(9.65千米)高度飞行,需要尽快远离。

一般180度转弯才对,但B-29轰炸机太大,转弯半径也大,炸弹又在惯性飞行中,影响相对角度。如果180度转弯,面对爆点的不是机尾,而是机身侧面,将不利于减小冲击。

所以,飞机以155度转弯,将爆点甩在正后方,还能更早的转入直飞加速,脱离危险区。

B-29轰炸机长30.18米,翼展 43.05米,最大起飞重量60.5吨。操纵这样的飞机,43秒内完成急转弯可不容易,每次都感觉机尾要撕裂一般。经过多次训练,保罗终于能在40~42秒内完成转向了。

此外,B-29也做了很大改动。除了尾部机炮,所有不必要零件全部拆除,整个飞机像一根大铁管,重量减少了2.72吨。

1945年8月6日,“埃诺拉•盖伊”号与另外2架飞机(气象侦察机、照相飞机)组成编队,从东北方向进入广岛上空。从9600米高空瞄准市中心“T”字形大桥,投下原子弹。

保罗大喊:“大家别发呆了,我们快离开!”炸弹投下后,飞机一下子轻了4.54吨,剧烈颠簸起来。保罗拼命抓住操纵杆转向,飞机高度下降610米。

几秒后,冲击波抵达。尾舱机枪手感觉最强烈,整个飞机像被防空炮火击中了一样颤抖。加速器显示,爆炸冲击力相当于2.5g。他们安然无恙的逃离危险区,返航后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采访中,保罗·蒂贝兹表示:他从来没有为投下那枚原子弹感到犹豫或后悔过。

▲保罗·蒂贝兹和B-29模型

几天后,第2颗原子弹“胖子”在川崎爆炸。还有第3枚原子弹在准备,但运到加州时,日本投降了。

二战后,核弹威力迅速提高。到冷战时期,苏联最恐怖的“沙皇炸弹”当量已达到了惊人的5800万吨。

1961年10月30日,“沙皇炸弹”在新地岛试爆。火球半径4600米,1000公里外都能看到,55公里外的砖瓦房严重损毁,木结构房屋完全损坏。

▲“沙皇炸弹”的威力

为了让投掷炸弹的图-95轰炸机安全撤离,“沙皇炸弹”安装了一个1600平方米的巨型降落伞,让逃离时间延长到188秒。即便如此,冲击波到达时,远在160公里外的图-95仍差点失控。飞行员安德烈·杜尔诺夫柴夫少校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才能在强烈的光辐射中生存下来。

后来,防空武器威力大涨,从高空投弹已经不可能。美苏又研究了新战术,从低空进入躲开雷达,然后用“甩投”的方法上仰投弹。

借助惯性+势能将核炸弹甩出去,飞机向上翻转180度逃离。优点是时间充裕,缺点是准确度差,对投弹装置要求高。

▲“甩投”上仰投弹

再后来,核弹小型化,又与各种导弹组合起来,就再也不需要飞机投弹了,也不存在飞机安全问题了。

和风漫谈原创文字,欢迎关注。图片来自网络,个人观点,仅供参考。

投弹后逃出核弹爆炸区,就到现在,也是轰炸机和攻击机首先要考虑的问题。美国向日本投放“小男孩”、“胖子”两枚原子弹,都是由B-29轰炸机承担的重任,为了能够顺利完成原子弹的投放任务,美国对多达15架B-29轰炸机专门进行了代号为“银盘计划”的改进。

改进目的主要有两个:第一,顺利携带并精确投放原子弹;第二,让B-29轰炸机能够安全返航。

为此,B-29轰炸机进行了大范围的减重,不仅卸掉机身装甲,还把自卫炮塔(尾部机炮除外)都拆除了。除此之外,B-29轰炸机还换装了更大推力的发动机。经过这些改装后,B-29轰炸机的飞行性能有明显提升,如此改进的一大目的就是为了让B-29轰炸机在投放原子弹后能够快速飞离原子弹爆炸的杀伤区。

计算结果表明,一旦成功投放原子弹后,B-29轰炸机就不能继续前飞了,否则将迎面赶上原子弹爆炸的冲击力,原子弹投放43秒后就会爆炸,B-29轰炸机需要马上进行155度的小半径剧烈转弯。当B-29轰炸机以大约155度进行小半径转弯时,才能在43秒内将原子弹爆炸点甩在机体正后方,最大程度上减小机体承受的冲击波。

以其他角度、其他半径进行转弯时,会让B-29轰炸机的机体侧面直面冲击波,有可能对飞机主体结构产生严重影响。

安全返航的方案设计出来了,接下来就需要飞行员进行刻苦训练。要知道,B-29轰炸机是一个庞然大物,机长超过30米,翼展达43米,起飞重量可达60多吨,加上当时飞机操纵系统非常落后,要想操纵庞大的B-29轰炸机在43秒内完成大约155度的转弯绝非易事,飞行员称每次进行这种程度的激烈转弯时,B-29轰炸机的机尾都快要被撕裂解体了。

在公元1945年8月6日8点15分17秒,美国飞行员保罗中校驾驶名为“艾诺拉•盖”号的B-29轰炸机投下一枚名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原子弹离机后,B-29轰炸机机体一下子减轻了4.54吨,飞机开始剧烈颠簸震动起来,保罗中校马上加足马力,抬起机头,拼命抓住飞机的操纵杆进行转向,在空中做出一个158度的小半径转弯,开始疯狂逃离广岛。刚刚完成转弯后,这架B-29轰炸机突然再次猛烈晃动起来,最初机组人员以为是被高射炮击中了,后来才瞬间反应过来这是原子弹爆炸后产生的巨大冲击波。

美军向日本长崎和广岛投掷原子弹所使用的载机为B-29“超级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该型轰炸机的基本性能参数为:最高航速为574公里/小时,最大飞行距离5663公里(载弹3吨时),实用升限10400米,起始爬升率274米/分,到达6,096米高度时需耗时38分,水平飞行投弹准确度为飞行高度6000米时理论误差100米,飞行高速8000米时理论误差300~500米(天气良好环境);轰炸机在投掷原子弹时的飞行状态是这样的:飞行高度6000米巡航高度,飞行速度为380公里/小时(巡航速度);弹仓内原子弹状态是这样的:外号“小男孩”,核装药为铀235,装药量为60公斤,威力为相当于2万吨TNT炸药当量(设计当量),全重4吨,核爆引信盒早在轰炸机起飞并爬升至6000米巡航高度时被安装到弹体内。原子弹轰炸过程是这样的:1945年8月6日9点14分17秒,装载着原子弹的B-29(44-86292号机组)上的投弹瞄准仪瞄准了广岛一座桥的正中时,自动投弹装置被激活,弹仓打开。60秒钟后,原子弹从弹仓中被自动投弹装置投入空中。原子弹离舱后飞机立即向155°急转弯,然后开足马力以俯冲下的飞行姿态在最短时间内获得574公里/小时的最高飞行速度,一瞬间飞机飞行高度下降了300多米,同时机组人员全部戴上厚厚的墨镜。43秒钟后原子弹在离地600米空中爆炸(具体地点为日本广岛相生桥以西100米的岛病院上空600米处)。那么问题就来了——投弹的美军B-29轰炸机为何能在毁天灭地的核爆中全身而退?我们从以下几点由浅入深地分析原因。下图为即将安装到B-29轰炸机弹仓的“小男孩”原子弹。

原子弹于8月1日在提尼安岛上一个有空气调节设备的炸弹仓库内装配。它长3米,直径70厘米。除大小不同外,外形很像普通炸弹。

原子弹的杀伤形式

原子弹是利用核裂变反应时产生的光、热辐射、冲击波和感生核放射性造成杀伤和破坏作用,以及造成大面积放射性污染,阻止对方军事行动以达到战略目的的大杀伤力武器,它的杀伤形式顺序为光、热辐射→冲击波→核放射→辐射污染,其中冲击波为主要杀伤形式。当原子弹爆炸时所释放的光芒非常耀眼,在核爆中心方圆1500米内能永久致盲人眼,方圆3000米以内直视者将造成眼球暂时性失明;同时释放出超过5000万℃的超高温,在距离核爆中心方圆800米以内的无防护人体将瞬间被气化,方圆2000米以内的物体被引燃;接着是从核爆中心向外传播的强烈冲击波,距离1000米的坦克将被掀翻,3000米以内的钢筋混凝土房屋将被冲击垮塌,10公里以外将会遭受到相当于17级台风威力的冲击波影响(202~220公里/小时的风速);核爆结束后随之而来的是核放射杀伤,位于核爆中心方圆5000米的生动目标在受到感生核放射射线照射后将在24小时内陆续死亡,方圆20公里以内受到射线照射的人将在未来一个月之内死亡;最后是杀伤持续时间最久、传播最远的辐射物质污染,由于核爆时放射性物质被抛洒在大气中,这些辐射尘埃一旦沉降到地表附着在人体皮肤上或被吸入体内后人体将逐渐发生病变,受到污染的人类将在未来3~10年内罹患各种癌症死去,而且已怀孕或受污染后受孕妊娠的女性将诞生畸形幼儿。下图为轰炸机机组成员在4000米高空拍摄的广岛原子弹爆炸产生的蘑菇云。

8月4日,第509大队所属7架b-29型轰炸机的全体机组人员被召到简令下达室,由负责打开原子弹保险的海军军械专家威廉·帕森斯上校放映在阿拉摩戈多试爆原子弹的纪录片。看过原子弹那种令人胆寒的巨大威力之后,在座的每一个人才明白,为什么驾驶员要熟悉在高空急转弯飞离现场。帕森斯上校告诫驾驶员,千万不要穿过蘑菇状云冠飞行,以免被辐射所伤。他坦白说明没有人确知会发生什么事;即使原子弹在预定的560米高空爆炸,地壳也可能爆裂。第二天,8月5日,星期天,在提尼安岛上第509混合大队炸弹装配室里,物理学家、军械人员、宪兵、保安人员和航空队高级官员云集,远远地围观吊在锁链起重机上的原子弹。

投掷原子弹的B-29轰炸机以及机组成员在核爆时受到的影响

当轰炸机自动投掷原子弹时的飞行高度为6000米,原子弹离舱后飞行高度降至约4000米,速度提高到最高航速574公里/小时(即159.4米/秒),原子弹的坠落时间为43秒,时B-29轰战机已经飞出6854米,并且这个距离正在以159.4米/秒的速度不断增加。也就是说当原子弹从投弹到引爆时轰炸机与核爆中心的相对高度为4000米,相对距离为6854米。我们已经从上述中得知原子弹爆炸后的杀伤形式顺序,首先是光、热辐射:光的传播速度约为29.97万公里/秒,故机组成员首先受到耀眼的核爆光辐射影响,但由于机组成员已经在原子弹离舱时就已经带上护目镜,因此光辐射不会杀伤机组成员,而且飞机已经处于6000米以外的距离,热辐射无法对飞机造成伤害。其次是冲击波:冲击波本质上是声波在空气中的传播,它的速度约为1193公里/小时(即331.5米/秒,与音速相当),假设核爆后所产生的冲击波强度不随距离的变化而呈线性降低,那么冲击波到达6854米的位置时已经过去20.67秒,而且在这段时间内飞机在核爆中心6854米的相对距离上又飞出了3294.798米,此时飞机已经距离核爆中心10公里以外了,核爆所产生的任何形式的杀伤都已经对飞机无可奈何了,机组成员甚至还能在核爆结束后回过头来用相机拍摄核爆中心,参与投弹的机组成员全部是87~93岁的长寿老人,可见原子弹轰炸并未对他们的健康造成任何影响。下图为执行广岛原子弹轰炸的指挥官保罗.贝蒂兹的签名照,执行任务时他为上校,战后以少将军衔退役,2007年时以93岁高龄去世,而执行轰炸的投弹手西奥多·范·柯克同样以93岁的高龄去世,去世前一直视自己当年的轰炸行为是正义的,并多次表示从来没有因为在一天之内杀死70000人而后悔过,如果时光倒流他还是会毅然按下投弹按钮。

图片 6

轰炸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轰炸广岛的原子弹外号叫做“小男孩”,而轰炸广岛的换子弹外号叫做“胖子”,“小男孩”是一枚使用铀-235核装药的原子弹,俗称铀弹,装药量为60公斤,整个弹体重量为4000公斤;“胖子”则使用钚-238作为核装药,俗称钚弹,装药量约为75公斤,整个弹体重量为4545公斤,两枚原子弹的设计威力均为20000吨TNT爆炸当量。然而由于当时原子弹技术尚不成熟,两枚原子弹爆炸时60公斤和75公斤的核装药中只有不到10%的核材料发生了核裂变,实际爆炸威力只达到15000吨和18000吨的当量!而现代核弹中只需要2.8~6公斤的核装药就能达到10万吨~20万吨当量的爆炸威力,倘若分别为60公斤和75公斤的核装药中有90%的核材料成功发生核裂变,那么“小男孩”和“胖子”两枚原子弹的爆炸当量将超过1000万吨!爆炸时的光、热辐射能在在瞬间杀伤方圆10~20公里的目标,冲击波则能将方圆100公里的区域夷为平地,在这种威力下即便投弹的载机B-29轰炸机以最高航速逃离也将不能幸免于难,这也是现代没有百万吨级核航弹的原因。下图为挂载在F-15战斗机上的B-61-12型卫星制导战术核航弹,该型核弹重量为200公斤,爆炸威力为50000吨。

我们知道二战期间,美军对日本投下的两颗原子弹给日本带来了极大的危害,可以说那个时候如果没有原子弹美国可能会在进攻日本本土的战斗中损伤巨大,正是因为美军投下了两颗原子弹加速了日本投降,并且二战也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知道原子弹的威力是巨大的,因此美军在挑选飞行员的时候他们把国内最好的飞行员全部聚在一起,然后由他们来一起完成这项艰巨的认为。

正是因为这项任务的关键性和保密性全部飞行员在加入这项任务后和家里、朋友断绝联系,从而保证可以全心全力的完成这项任务,因为这项任务的高度危险性他们在飞往日本广岛的路上,全体人员保持了无线电静默,并且穿戴防目镜,心惊胆战的前往广岛。

1945年8月7日一早飞机准时抵达广岛上空,那一天天启还不错,那个时候广岛还是生机勃勃谁也想不到几分钟后广岛成为了人间地狱,美军很快投下了这颗决定了几十万人生死的原子弹,最终原子弹在广岛爆炸,美军也迅速离开了广岛,因为原子弹爆炸后他们必须跟死神赛跑,最后他们赢下了死神。

我们知道原子弹威力是十分巨大,如果你在爆炸前没有算好时间、节点、下降高度、下降时间以及逃离路线可能就是整个机组人员都会伴随着原子弹从而到死神那里报道,因此美军飞行员在扔下原子弹后以最快速度逃离到了十三公里外安全区。

我们知道如果没有一个好的飞机员和机长美军是很难完成这项任务的,而执行这项任务的是蒂贝斯上校是美军的王牌飞行员他驾驶过B-17轰炸机参加过无数并且都顺利完成可以说是美军的王牌飞行员而这次关键任务他驾驶的B-29轰炸机是美军最好的轰炸机,好的飞机配上优秀的驾驶员,从而完成这次历史性任务。

虽然,我们知道这次广岛轰炸没有要日本投降,而是几日后的长崎轰炸,最终要日本天皇正式无条件投降,从而说如果日本侵略者可以早日投降,可以保证就不会有广岛和长崎的悲剧,因此我们认为日本军国主义必须为此买单,因为他们完全不顾百姓生日,不过还好这两次轰炸后,日本也宣布无条件投降,从而结束了二战。

“小男孩”投下,战争结束

1945年8月6日,美军基地提尼安岛时间1点17分,3架气象飞机首先起飞;2点45分,“埃诺拉·盖伊”机组12人上了飞机,装载原子弹的飞机起飞;6小时后,到达广岛上空。西奥多·范·柯克是这架飞机上的导航员。

中国国防大学副教授卢勇谈到投弹目标的选择,“一开始设定的投递目标有17个,最后经过筛选,定了5个。这5个目标都符合三个条件:具有极其重要的军事价值,便于投掷,以及可能造成的效果非常好。这5个目标里排在首位的是京都,当时负责曼哈顿计划的将军认为,京都是历史文化名城,如果在那里投掷原子弹,对日本整个国家,包括整个社会的心理冲击将是无与伦比的。”但有专家反对,因为京都的历史文化地位,如果对它发动攻击,不仅是日本,对整个世界文化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所以最后放弃了京都。

日本广岛时间8点15分17秒,“投”,随着指挥官蒂贝茨一声令下,副驾驶刘易斯按下投弹按钮,“小男孩”在近1万米的高空被投下。飞机立刻飞离广岛上空,只有逃离原子弹的爆炸范围,机组成员才能存活下来,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

“小男孩”在广岛上空轰然爆炸,当爆炸波以音速般的速度追上他们乘坐的轰炸机时, 飞机被气压猛的往上一弹,机舱里机组人员纷纷摔出座位。柯克曾回忆:“我们被3.5G力量的冲击波狠狠撞击,飞机展开了第一波摇晃。我们被撞得摔出了座位,当时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飞机被撞成了两段一样。”

这时候同伴拍了拍他的肩,对他说:“嗨!战争结束了!”

当轰炸机恢复平衡后,柯克和其他机组人员看到一个巨大的蘑菇云爬升到了13.7公里高的空中,而底下的广岛市则被厚厚的浓烟覆盖着,很难看清原子弹爆炸后的具体影响。他回忆说:“蘑菇云看起来像是燃烧滚油的大锅炉一样,边界处的火光亮白而刺眼。没多久,我们的无线电报员迪克·尼尔森就说:‘我们知道,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无法想象,在我们释放了这样毁灭性的力量后,日本人怎么还可能继续战斗。”

1945年8月9日,即广岛首枚原子弹爆炸后三天,查理士·斯文尼驾驶B-29超级空中堡垒轰炸机“博克斯卡”在长崎上空三万一千英尺投下原子弹“胖子”。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裕仁天皇向全世界发表声明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二战宣告结束。

“小男孩”造成广岛市大约7万人直接死亡,有几乎相同数量的人受到了核辐射,随后还有大量的人死于核子尘埃放射引起的癌症。怀孕的母亲亦因为辐射而出现流产,部分初生婴儿畸形发育。据统计,截止到1999年,死于“小男孩”原子弹的人数已上升至20万。

图片 7

广岛爆炸成为了日本人的集体创伤。广岛在战后重建,成为日本倡议和平、反思战争的标志性城市。每年8月6日,广岛市长都会发表和平宣言,纪念原子弹的爆炸。

但柯克和其他执行任务的轰炸机机组人员却称“永远不后悔投弹”,因为他们的举动,避免了二战造成的更大伤亡。

执行任务时,柯克只有24岁。投弹前为了平复紧张的情绪,他和其他的机组人员一直在玩扑克。在投下原子弹后他紧盯着自己的表,“当原子弹爆炸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谢谢上帝,它终于引爆了’。但我们当时仍担心它到底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此前一些科学家预言,原子弹的爆炸会在大气层中引发连锁反应,可能会摧毁整个世界。在我们出发前科学家还警告说,我们的轰炸机必须远离爆炸中心达11英里远,否则爆炸冲击波会撕碎飞机。但老实说,我当时最大的担忧仍是原子弹没有爆炸,那我们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比这更糟糕的是,这枚没有爆炸的原子弹将会落入日本人的手中,他们可能会利用它来制造出他们自己的致命武器。”原子弹爆炸55年后,柯克对着媒体如此回忆,当时他已是个80岁的老人。

1946年,柯克以少校军衔退伍,他得到过银星勋章、杰出飞行十字勋章,以及15个空军奖章。1950年,他在布克耐尔大学取得了化学工程硕士学位。接下来的35年时间里他一直从事与飞行无关的工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体球网比分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