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大战

缅甸在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下进行了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获得胜利,这个结果与绝大部分预测是相符的。

  编者按:缅甸将于3月开始讨论总统选举事宜,预计新总统将在3月底宣誓就职。多年身为反对派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也将摆脱在野角色,作为主角登上政治舞台。

摘要: 北京时间17日,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将开启为期五天的访华行程。作为缅甸的掌舵人,她的到访将开启中缅关系的新时期。北京时间17日,缅甸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将开启为期五天的访华行程。作为缅甸的掌舵人,她的到访将开启中缅关系的新时期。自从4月民盟开始执政以来,昂山素季和她领导的民盟做了不少大事,缅甸这个长期落后的国家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这就是昂山素季访华的背景。去年民盟在大选中获胜,但由于宪法限制,威望极高的民盟领导人昂山素季无法担任缅甸总统。由此,新政府就职后的第一件事,是如何确定昂山素季在政府中的位置。在外界的种种猜测中,昂山素季选择既不当议会议长,也不专司民盟主席,而是通过出任部长和国务资政的方式入阁施政。国务资政有权与政府各个部门、组织和个人保持联络,并要对议会负责,任期与总统相同。相当于缅甸实际上的政府首脑。对于这个有明显“影子总统”色彩的职位,一些人,尤其是军方提出了反对。军方议员认为,这一法案事实上给了国务资政等同于总统的权力,与缅甸现行宪法相违背。凭借在上下两院的多数地位,民盟最终赢下了这一回合。4月29日,缅甸总统府公布公职权力排序,国家顾问排在总统之后、副总统之前,位列第二位。“我自己也曾是政治犯,释放政治犯是政府工作的重点。”4月8日,昂山素季首次以国家顾问身份,宣布了上任后第一道令——她承诺,缅甸新年后将释放所有政治犯。她的这一举动是对过往政治打压的一种回应,也表达了一种与过去和解的姿态。多次与缅军总司令会晤 与军方保持“和睦”昂山素季有了正式的职位,并不意味着大权独揽,她还需要处理与军方的关系。在缅甸,军方是举足轻重的政治力量,在议会中有25%的议席,可以否决任何修宪案,国防、内政、边境事务三个关键部长都是现役军人。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军方也占6席,而当国家出现重大危机时,国防军总司令可以接管国家权力。虽然和民盟和军方之间有着相当多的恩怨,但这次昂山素季在政治上成熟了很多,不再提上次赢得大选后“清算军人”的说法。相反,昂山素季大选前后多次强调自己是昂山将军的女儿,与军队有着深厚感情,愿与军方合作。将要获胜之际,她公开邀请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总统吴登盛、联邦议长吴瑞曼举行有关国家和解的会晤,称要组建“和解政府”。执政4个多月来,民盟小心翼翼行事,与军方保持了相对“和睦”的关系,政府部门制定的政策鲜与军方利益发生冲突。去年大选过程中提到的修改宪法的目标很少再被提及,昂山素季明白,修改宪法是军方划的“红线”,有可能威胁到她的政府生存。昂山素季的助手们现在只是重复军方的长期立场,只有等到该国许多民族武装派系达成稳定的和平协议之后,才能考虑修改宪法的问题。昂山素季本人多次与缅军总司令敏昂莱会晤,并在烈士节期间与军队高级将领及家属们共进家宴,突显“军民和谐”的气氛。当时昂山素季向她已故的父亲、缅甸独立英雄昂山将军致敬。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首次出席该活动,显示出昂山素季与缅甸军方的关系出现新转机。敏昂莱7月甚至透露说,到目前为止,民盟施政行为都是协商的结果。军方如此评价民盟,难能可贵。继承父亲遗志开和解大会 要终结缅甸内战如此,昂山素季得以腾出手来,专心处理全国和平事务。她曾多次在发言中强调,民族和解是缅甸发展的基础。缅甸的民族问题又是怎么回事呢?缅甸是个民族组成复杂(官方认定的民族有就有135个)、民族矛盾尖锐的国家,英国殖民统治时期,对缅甸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挑拨各少数民族与缅族的关系。1947年2月,包括昂山将军在内的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领导人、掸邦土司、钦族、克钦族和英国政府的代表在掸邦彬龙镇举行的会议上通过了《彬龙协议》,重点是保障各个少数民族地区人民在国家政治中享有充分自治权利。但昂山被刺杀后,缅甸中央政府同各少数民族在对《彬龙协议》的解读以及少数民族自治权等问题上发生严重冲突,缅甸建国后不久,便爆发了持续长达数十年的武装冲突,直到如今。昂山素季要做的,就是运用自己的威望,重新召开一次民族和解会议,完成父亲的遗愿。12 / 2 页下一页

摘要: 11月8日,缅甸2015年大选在喧闹中落幕。尽管官方机构缅甸选举委员会尚未正式公布大选最终结果,但是根据众多“非官方”的统计来看,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战胜执政的缅甸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成为缅甸第一大党的概率极高。全民盟发言 ...11月8日,缅甸2015年大选在喧闹中落幕。尽管官方机构缅甸选举委员会尚未正式公布大选最终结果,但是根据众多“非官方”的统计来看,昂山素季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战胜执政的缅甸巩固与发展党(巩发党)成为缅甸第一大党的概率极高。全民盟发言人吴温登今天已迫不及待地宣布,截至9日中午的“初步统计”,民盟赢得了70%的选票。不过,岛叔需要提醒各位的是,这并不意味着全民盟就能够在通向执政的道路上一帆风顺,缅甸政局仍然迷雾重重。缅甸大选的正式结果预计陆续将在11月底前后宣布,而缅甸国会选出新的总统并组建新一届政府可能会是明年2月份的事情了。在长达3个月的漫长等待中,全民盟想要成为执政党,仍然面临众多不确定因素。不过,有一点在大选之前就已经可以确定的是,无论全民盟是否能够成功组阁,由于现行宪法的规定,昂山素季将无法成为缅甸总统,这恐怕要让不少人唏嘘失望了。胜利在11月8日晚上全民盟在大选投票结束后的群众庆祝大会现场,已经有全民盟的支持者打出了“我们是胜利者”的标语。根据缅甸官方的选举委员会9日下午公布的仰光45个城镇中的12个城镇的选举结果,全民盟赢得了该区12个下院议员(即人民院,上院为民族院)全部的席位。11月9日一大早,在缅甸民众中颇有人气的缅甸巩发党前主席、缅甸国会主席瑞曼打电话给自己的竞争对手全民盟党员,承认自己在勃固省的选区中已经败给对方。当天下午,巩发党执行主席吴丹乌对外宣布,自己在缅甸首都内比都汉迪达选区败给了全民盟的竞争对手。丹乌垂头丧气地向路透社记者表示:“我们输了”。岛叔曾经采访报道过缅甸在2012年4月举行的一次补选,对于缅甸选举投票和统计的流程略知一二。需要提醒各位的是,由于昂山素季的选区位于仰光,而仰光是反对党全民盟最强大的政治堡垒,全民盟在这里大比例胜出,并不让人感到意外。相比之下,内比都是缅甸巩发党的政治后院,作为代主席的丹乌在这里尚且战败,足见全民盟在此次大选中“气吞山河”的气势。尽管看起来整个选举形势对全民盟算是一片大好,但要欢庆胜利还为时尚早。参加缅甸大选的共有91个政党,但主要参与竞选的有三大势力,即全民盟、巩发党和一些民族邦的少数民族政党。即使在大选前,很多政治观察人士已经断言,全民盟可能会轻易而举地成为缅甸第一大政党,然而它能否赢得缅甸国会中超过半数的席位,仍然是一个大大的问号。既然全民盟发言人都声称,初步统计显示该党取得了70%的选票了,那为什么全民盟成为国会多数党会成为问题呢,是不是岛叔的算术有问题?岛叔这里就用自己不太好的算术来计算一下:现行的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军方自动获得缅甸国会25%的席位。因此,此次大选角逐的联邦国会席位仅占全部席位的75%,也就是说全民盟只有赢得本次大选席位的66.67%,才能达到国会超过50%的绝对多数席位。多数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全民盟在缅族人口占多数的缅甸核心区,也就下缅甸的各个省赢得这个比例的席位是不成问题的。但是,想要在少数民族占多数的掸邦、克钦邦、钦邦、克伦邦、孟邦、克耶邦等地区赢得这一比例的席位绝非易事。毕竟,在这里当地的少数民族政党也有着强大的政治影响力。总统即使全民盟在少数民族占多数的各个邦中表现惊人,击败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政党,并最终成为席位超过50%的国会多数党,那么全民盟仍然面临一个重大问题,那就是缅甸总统的遴选。根据现行的2008年宪法规定,缅甸总统并非是由直接选举产生,而是由民族院、人民院和军队三方共同推举的总统遴选委员会来确定的。三方遴选委员会分别推举一名总统候选人(共3名总统候选人),然后由缅甸国会投票,得票最多的为总统,另两人为副总统。根据宪法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45岁以上,成为缅甸民族院或人民院议员,同时其配偶和子女不能是外国人。由于昂山素季的两个儿子拥有英国国籍,因此这些条件已经将全民盟主席昂山素季排除在缅甸总统的人选之外。全民盟能否推举出令人满意的人选,并说服国会中的第三方势力即少数民族政党,支持自己的候选人担任总统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更为严重的是,如果全民盟如果不能达到50%以上的多数席位,巩发党作为缅甸军方的国会代言人,有可能同其他政党联合组阁,让全民盟执政梦想落空。根据岛叔的观察,全民盟内部有着严重的领导断层,老一辈党的创始人吴丁乌都已经过世,而中层领导却十分脆弱,党员多数为30岁上下的年轻人。党内除了昂山素季外,尚没有一个有足够威望能够统领全党的人。即使赢得缅甸选举,全民盟如何领导国家并顺利组建政府仍然是一个棘手的大问题。昂山素季已经表达了自己领导国家的坚定意愿,也就是说倘若全民盟获胜并组建新政府,即使她无法担任缅甸总统,她仍然将是缅甸政府实际的最高领导人。这样的领导结构无疑将会给全民盟带来巨大的挑战。况且,全民盟领导的一个内阁将根本无法获得现任巩发党所取得的权力,因为根据缅甸宪法规定,缅甸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和边境事务部长由军方任命。面临一个阵容不全、党内领导危机的局面,全民盟领导新一届政府施政无疑将如履薄冰,面临众多掣肘。军方岛叔在以上的分析中,反反复复提到了一个词——军方。对!缅甸政局如何走,最关键还是要看军方的脸色,因为它仍然是缅甸政治的最终仲裁者。之所以这样说,不单单是因为缅甸军方可以不经选举获得国会四分之一的席位,拥有对缅甸宪法修正及重大事务的一票否决权;更是因为缅甸军方拥有宪法赋予的最终裁决权。根据现行缅甸宪法规定,缅甸军方有权力在特殊情况下接管国家政权。缅甸邻国泰国去年5月份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泰国陆军司令巴育以国家面临动荡为由接管了政权。事实上,缅甸军方在过去的数十年历史中,也经常这么做。如果大家了解缅甸历史的话,应该知道2015年缅甸大选并非是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第一次在大选中获胜。1990年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民盟在大选中赢得了90%左右的选票,但在大选后的两个多月后,被军方宣布无效。此后,昂山素季本人也被软禁在家中长达数十年。那么,这一次是否存在这种可能性呢?岛叔的回答是,可能性不大,但无法完全排除。缅甸军方已经走出了改革开放的这一步,并从国际社会获得了巨大的合法性来源,如果完全倒退回去,其承受的代价将是巨大的,如可能面临西方的重新制裁等。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全民盟即使在此次大选中获胜,仍然无法改变军方在缅甸政治中的重要角色。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即使执政,仍然不得不面对自己的老对手缅甸军方,并尽力同他们合作,才能顺利地推行自己的政策。正如缅甸前最高领导人丹瑞亲手设计的缅甸民主七步走的路线图所规定的那样,缅甸将实行“有纪律的繁荣的民主”。而岛叔的理解是,有纪律也就意味着该过程是渐进的、有掌控的。即使昂山素季本人也清楚,军方将在缅甸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扮演重要角色。缅甸政局未来怎么破,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缅甸;政治进程;拐点;民盟;军方

  有着驻仰光工作22年经验的新华社资深记者张云飞为此专访民盟主席昂山素季,展望缅甸未来发展、面临挑战及中缅关系,并回顾昂山素季个人的中国记忆。

缅甸在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下进行了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获得胜利,这个结果与绝大部分预测是相符的。由于宪法条款的阻碍,昂山素季本人并不能成为缅甸新总统。为此昂山素季在选前撂下狠话,她将获得“高于总统的权力”,即民盟届时正式推选的总统将屈居次位,缅甸或将出现“垂帘听政”的现代版。

  新华国际从今日起将连续播发多篇解局稿件,帮您看清缅甸时局。

这次选举是缅甸政治进程的转折点,显示这个国家已在十字路口。民盟走向执政的舞台,在程序上已无障碍,但并不代表未来将一帆风顺。

  ————————————

经过数十年的孤立和制裁,缅甸民众热望国家能走上康庄大道,经济和社会发展获得新的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缅甸确实可能迎来一个新的起点,但民盟一旦执政后,面临的挑战同样巨大。

  缅甸五年民主转型,转动了数十年形成的政治版图,转换了缅甸政坛的主演角色。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去年11月8日在转型期第二次全国大选中赢得了议会多数议席,获得单独组阁权。今年3月底新总统宣誓就职后,民盟就将开启一个新时代,把在野多年的政治理念转化为方针政策和发展路线。

在政治上,由于宪法的规定,军队在议会固定拥有25%议席,军方在缅甸仍然是举足轻重的势力,民盟如何处理与军方的关系将是缅甸政治的重要看点。

  不过,摆在民盟面前的,是半个多世纪处于军政府统治下的国家,显而易见的是,期待越大,责任越大;挑战越多,风险越多。

昂山素季表示,她有修改宪法的意图,这可能招致军方的反对,因为宪法的相关条款如果修改,军方可能面临彻底退出政治舞台的前景,这是军方所不愿意看到的。

  【挑战之一:兑现问题】

外交上,民盟的选择比较清楚,即完全走出孤立制裁,与西方密集交往,但将这一立场简单标记为“亲西方”恐怕也不够全面,缅甸民众期望的是一个符合自己国家利益的政府,在这方面,新政府最需要做的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摆脱贫弱状态,使这个拥有丰富资源的东南亚国家获得充分发展,这并不是简单的“亲西方”政策就能解决的。

  在军政府执政期间,缅甸经济有发展,外交有拓展,和平有进展,但这次选举形成的缅甸变局更大程度反映了民众对国家管理、社会发展、经济贸易等各个方面的强烈求变愿望。

缅甸新政府面临的最重大挑战仍然来自国内,即完成政治和解与民族和解的两大进程。鉴于大选已经平稳进行,民盟也如愿以偿获得政权,因此政治和解的重任现在反而落到了民盟肩上。

  在选举中,这些民众的愿望转化为支持民盟的选票,但在民盟上台后,这些愿望将成为民盟面对的挑战,甚至是压力。

而民族和解更是任重而道远。之前吴登盛总统已经牵头签署了民族和解协议,但仍有诸多少数民族尚未加入,其中不乏拥有地方武装的力量,而缅甸少数民族与缅族的矛盾并不是意识形态的,因此对前政府的考验仍然放在新政府的前面,不容乐观。(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中心主任)

  鉴于宪法规定,新政府中国防、内政和边境事务三个要职将仍由军方执掌,一些媒体判断民盟政府未来更多只能在经济发展方面有施展空间。但分析人士认为,在国家发展的目标问题上,军方和民盟实际上有很多交集。从过去军政府执政来看,缅甸真正的改革还是军方开启的。因此,在国家发展大计方面,民盟和军方合作空间不小,不应把军方的存在简单视作民盟施展身手的严重阻碍。

  在去年11月17日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昂山素季谈及这些问题时说:常有人问我,是政治优先,还是经济优先?我说,分开做不行。我们国家是非常需要改革的国家。人民支持民盟,实际上是人民需要改变。因此,经济方面要做,政治方面要做,社会方面也要做。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还有和平进程,也需要去推进。

  【挑战之二:和解问题】

  昂山素季提到的和平进程,是困扰缅甸几十年的民族和解问题。自1948年独立以来,缅甸长期存在大小几十支反政府少数民族武装。缅甸数十年内战的历史证明,武力解决不了民族问题和政治问题。

  前军政府一直寻求政治解决民族武装问题,吴登盛政府更是高举民族和解大旗,推动多轮和谈,推进和平进程。去年10月15日,八支民族武装与政府签署全国停火协议,缅甸和平进程取得重要进展。然而,还有更多的民族武装组织尚未签署全国停火协议。

  尽管政治对话今年初已经开启,但是缅甸和平进程依然任重道远。各方都意识到,民族和解、和平进程不仅关乎缅甸的长治久安,而且关乎国家发展和民生改善。真正实现和解与和平无疑是摆在民盟政府面前的棘手重任。

  对此,昂山素季强调,在民族和解问题上,绝对不接受暴力。如果搞暴力,那将不利于国家的稳定。因此,我们提出协商讨论,这是最好地实现人民愿望的方法。我们国家要展示的是,稳定是可以实现的。如果我们能够向世界展示正确地实现人民的愿望,使我们国家取得发展,那么国际社会对我们就有信心。

  【挑战之三:关系问题】

  缅甸政治生态比较独特,利益矛盾错综复杂。尽管民盟与军方在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主导的经济政策方面没有太大分歧,但是在削弱或维护既得利益方面存在鸿沟。很多人认为,如何处理与军方的关系,是民盟政府不可掉以轻心的要务。无论是政治方针,还是民族和解策略,民盟都需要军方的积极配合。

  民盟主动与军方沟通,事实上在大选后就已经充分体现。昂山素季在选后拜会前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表现出和解姿态。在新议会领导人选举方面,民盟充分兼顾军方和少数民族政党的利益。

  从去年底到今年初,昂山素季三次前往内比都军部,与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大将闭门会谈。媒体猜测,两人在三次会面中商讨了军方在民盟政府中的权力分配问题。

  在2月初议长人选确定后,原本预计会在两周内提名的总统人选日程被搁置至3月中旬。推迟总统人选的出台,实际上是在给民盟与军方协商留出更多时间。缅甸消息人士透露,民盟在此期间与军方有关人员进行了多次接触。

  民盟与军方多次接触,多次让步,一方面是为了寻求军方解除对昂山素季不能出任总统的法律限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促和关系,为未来更顺利地推行民盟政策做铺垫。

  【挑战之四:遗留问题】

  虽然民盟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但在执政过程中势必会面对一些遗留问题的困扰。

  首先,民盟需要用好管好公务员队伍。虽然缅甸政府实现更迭,但庞大的公务员队伍毕竟是以前的制度下形成的,一些遗留的作风、效率可能会成为贯彻民盟政策时突出的阻力。

  其次,民盟需要尽快改善民生,实现经济发展。旧的经济模式与残留的西方制裁仍将掣肘缅甸经济发展。如何捋顺经济发展思路,寻找新的增长动力,对民盟来说是一道难度不小的课题。

  第三,缅甸国内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工人示威罢工成为家常便饭,在缅投资成本和风险增高。如何改善投资环境,大力吸引外资,使外部助力和内生经济形成互补,同时又抚平民众情绪,争取社会理解,是考验民盟施政技巧的硬骨头。

  再有,虽然对外关系通常被认为是民盟的强项,但经常被打上西方烙印的民盟如何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如何在地区事务中发挥作用,如何扮演连接东南亚与南亚的通道,如何消除原先在东盟中特殊国家的印记等,都有待民盟的深入思考和精心布局。

  最后,尽管昂山素季在民盟党内拥有权威,在缅甸社会也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民盟内部年长派与青年派之间近年来也时有不同意见,不同利益群体也在施加各种影响,昂山素季的意见在党内外未必可以做到一马平川。

  在缅甸变局之中,各方都面临着挑战和机遇。总之,对缅甸的可塑性不应估计过高,对政局的可变性不应估计过低。(张云飞 凌朔)(新华社专特稿)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体球网比分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