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频道

[致富经]从一本没看懂的书开始财富传奇视频转自:CCTV7央视七套致富经官网

马文全是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的一个普通养鸡户,今天他的鸡出栏,街坊四邻已经帮他忙了大半夜了。 养鸡户 马文全:“从昨天晚上十二点就开始,我们这一共是20多个人,开始抓鸡。” 可是马文全卖掉的这一万多只鸡个头比鸽子大不了多少,也就一斤多重,这鸡还没有打鸣下蛋怎么就卖掉了呢。 记者:“你这一批鸡养多长时间。” 养鸡户 马文全:“养40左右天。” 记者:“我看你这鸡这么小就卖了它。” 养鸡户 马文全:“因为用户需要用这样的,再大了他就不要了。” 原来马文全养的是合同鸡,对方要求斤两控制在均重2.16斤,收购价格是4.1元1斤,超出市场价0.2元,如果小鸡重量大于小于那个标准,卖价都会被压低。 像他这样方圆百公里之内还是有四百多家养殖户养这种不大不小的鸡,全会卖给一个人,那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孙清良是保定市定兴县一家蓄禽公司的老总,那些养殖户的小鸡每天都源源不断的送到他这里来,现在孙清良最忙的时候就是早上,他要看看收上来的鸡够不够数。 孙清良:“我们每天收鸡都在两万只以上。” 当地的养鸡户没有不知道孙清良的,因为他是第一个做小鸡生意的人,靠着这项买卖2007年孙清良就赚了400多万元。 2001年以前孙清良并不做小鸡生意,当时他把在屠宰作坊里宰好的四五斤重的大白条鸡让二弟孙清柱拿到北京的批发市场上做分割鸡销售。 二弟 孙清柱:“竞争者太多了,那会儿得10多家做大鸡的,阎台村就10多家,10多家宰大鸡的,一去北京市场就十多车,开始的时候才三车,后来多了,他们宰鸡的不挣钱了,我们卖鸡的最后都往下砸价,就完了,没行市了。” 竞争者一多孙清良的买卖就时好时坏,每年只有六七万元的收入。正在这时候,北京一个做了多年生鸡买卖的老板找到了他想收购一斤多重小鸡。 食品加工厂 张志强:“老百姓买一只大鸡回去比较贵,重量重它就贵,这样吃不了还得放着就不新鲜了,我们尝试做一些比较小个儿的鸡,让消费者一顿饭能吃完。” 鸡雏 当时市场上几乎没有卖小鸡的,把大白条鸡分割以后销售,各个部位明码标价比整鸡销售利润要高得多,很多人不愿意卖小鸡。 北京市场上的商户:“不愿意弄小鸡。” 记者:“为什么?” 北京市场上的商户:“太麻烦了,因为怕挣不了多少钱,当时没人愿意弄那种小鸡。” 孙清良:“一开始我们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反正就是从大鸡里边给他挑了一部分小鸡。他要几十只的话他刻意的要, 我们给他的价格比大鸡还要高一点。” 见张总要收小鸡,孙清良就尝试着把收购来的少量的小鸡价格提高了一些。 食品加工厂 张志强:“当时肉鸡的价格应该在每斤3元左右,他给我的价大概在4元左右。” 记者:“小鸡吗?” 食品加工厂 张志强:“对,小鸡大概在4元左右。比市场高出大约20%左右。” 让孙清良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接受了,而且,以后要鸡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食品加工厂 张志强:“因为我们一看只要消费者吃到的东西,吃到以后他就要回头,就想买第二只。 孙清良:“随后几天,他就连着要,今天要几十只,明天要100只,后天要200只。 随着量的增加,我们就发现这小鸡也是一种市场。” 孙清良发现卖小鸡价格高,竞争者又少,干脆放弃了大鸡生意,上了一条专业生产线,专门做小鸡屠宰,但当时养鸡户们都愿意把鸡养大点再卖。 养鸡户 张国芳:“那个时候挣钱多不是,你一个鸡得挣四五元钱,那时候大肉鸡,小鸡最多也就是挣2元多,一元六七,一元五六。” 大肉鸡行情好的时候,养鸡户就不愿意卖小鸡,如果货源保障不了,到手的小鸡生意就会不翼而飞。 孙清良深知生鸡市场变幻不定,但如果跟养殖户签订合同专门养殖小鸡,到时候再按保护价回收,自己省事了,养殖户也应该很乐意。 小鸡 孙清良:“我们就开始用点攻心政策,就是说你这批鸡养大了也许会赔钱,养我的小鸡一个鸡能挣2元来钱,你这个钱拿到手了。” 孙清良给养殖户提出要求,只要均重在1.5斤到2.2斤之间,就按保护价回收,保证养殖户每只鸡能有1元多的利润。 养鸡户 祁艳忠:“一只鸡挣一块多钱,养的多就多挣,养的少就少挣。” 记者:“您这是多大规模?” 养鸡户 祁艳忠:“我这两个鹏是九千只,这一批鸡挣一万多元钱,养殖户和公司形成合同关系之后,心里就有底了。” 孙清良把买来的鸡苗发放给养殖户,养殖户足不出户就能赚钱,所以找孙清良养鸡的人越来越多,到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发展到了200多家。 一次偶然的机会,山东一个朋友跟孙清良说,有一个用这种蛋鸡和肉鸡杂交出来的新品种,口感比当时市面上的小肉鸡好吃得多,建议孙清良试着养一下。 孙清良:“我就买了一只回来,买了一只回来以后,我们就把它炖了炖,炖了炖叫了七八个人,我说你们尝尝,看这种口味怎么样,这七八个人异口同声的说,这种鸡,比咱们原来的那种肉小鸡确实是好。” 看到大家的反应孙清良充满了信息一下就放了20万只新品种鸡。 孙清良:“当时放的时候,我们就是说,3.6元1斤元回收,3.6元1斤回收的话,我们这个养殖户一只鸡让他能挣到1.5元钱。” 可是当孙清良把屠宰好的鸡送到北京市场的时候,情况却并不像他预料的那么理想。 孙清良:“但是收购的时候市场价降到了1.8元1斤,一只鸡我们就赔3.96元。” 2002年北京市场上几乎没有这种鸡,客户根本就不认,孙清良那次总共赔掉了70多万元,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都没有再做任何尝试。 直到有一天二弟孙清柱从北京带回来一个消息。 二弟 孙清柱:“别人的价钱老是比我们低,我问你们卖的什么鸡,杂交鸡,这就是我们原来放养的那种,之后我就给我大哥打电话说这个杂交鸡现在量可比以前肉鸡大了。” 原来这一段时间,山东、天津等地的养鸡户一直在尝试这个新品种。 孙清良 养鸡户 祁艳忠:“直到2004年、2005年已经市场上开始大规模有817这个品种,而且普遍这个品种在市场上销售,不论是做哪种口味的鸡,消费者普遍欢迎。” 原来的品种正在逐步被淘汰,于是孙清良又尝试着把放养的小鸡换成了新品种鸡,结果当年就多盈利了50多万元。他想因为自己的冒失和过分保守,已经比别人落后了一年,这回说什么也要赶上。 正当孙清良踌躇满志的时候,一个养鸡户气冲冲的找上了门。 养鸡户 陶清海:“我们养了七天连二两的鸡都没有,它也不长,光吃料不长。 员工 孙金培:“不长我们还不信,认为养殖户是矫情,接着又过了两天,所有的养殖户都给我们打电话。” 后来专家做了鉴定是鸡苗出了问题。鸡苗是孙清良提供给养殖户的,卖鸡苗的小商贩早就找不到了,那一次孙清良赔偿养鸡户损失近10万元。 其实,之前的鸡苗也出现过问题,但是造成这么大损失的还是头一次。 孙清良:“一开始放养的时候雏鸡都是从外边去购进,购进别的厂家的雏鸡,不管是数量也好质量也好,我们自己没法控制。” 当时孙清良每年的纯效益已经达到两百万元左右,唯独这个鸡苗儿的问题,总是在关键时刻卡脖儿,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一顶要建自己的种鸡场和孵化场。 孙清良:“必须得养种鸡,才能把我们雏鸡的质量提高上去。” 当时正赶上鸡苗的行情不好,三毛五一个小雏鸡,还不够本呢,孙清良的朋友在这方面都有过失败的教训,他们坚决反对孙清良的想法。 朋友 张爱民:“像1995年,我们养了9000多套,当时鸡苗批发才0.2元1个,还没人要。” 朋友 杨晓华:“这个本身环节太多,从孵化养殖到种鸡好多环节,从哪个环节出一点问题都倾家荡产。” 孙清良更大的压力还是来自于家里,开了几次家庭会议他的想法都没能通过。反对最强烈的就是老母亲。 母亲:“他们要是办什么事,都得让我知道,我不管行,他不让我知道不行。当时我不同意,外边欠着一套,家里冷库里压一套,你这当下得抓鸡得有一套,得三套本才行。” 建种鸡场需要投资五六百万,老太太怕儿子摊子铺的太大周转不开,其实怎样应对风险,孙清良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养殖户 他认为雏鸡市场不好的时候,说明这个阶段养鸡的少,他可以利用合同养殖大量发放鸡苗,等鸡出栏的时候,市场上的生鸡供应量不足,价格就会上涨,鸡苗亏损的钱就能收回来了。后来,他的想法得到了兄弟们的支持。 孙清辉:“像我们要是光搞屠宰,比如说今年肉品这么高,你去外边卖鸡,买货源,去收购货源,又会太紧张,然后在市场上又没有竞争力。” 最终老太太也同意了孙清良的想法,孙清良投资500多万元建了一个1.8万套的种鸡场,和一个孵化场。2007年2月份,孙清良的第一批小鸡孵化出来了,当时市场价3.5元一个,头一批小鸡就赚了6万多元,原来预计三年才能收回成本,结果2007钱市场走俏,一年成本就收回来了。 记者:“像这样往外卖的话一天得卖多少只鸡。” 孙清良:“像这种鲜鸡一天得卖七八千只,加上冻货的话,一天总共得两万多只鸡。” 现在孙清良的小鸡放养量越来越大,为了保证销售,他除了每天把一万多只鸡销往北京各大食品厂之外,还把小鸡生意做的了保定的批发市场上。 孙清良的小鸡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几乎占了60%的市场份额。 记者:“您这是要几箱。” 市场零售商:“要八箱。” 记者:“大约多少斤?” 市场零售商:“200多斤。” 记者:“那你每天晚上都是五点多到这儿领鸡来。” 市场零售商:“四点半过来的。” 记者:“四点半过来了,来这么早干啥。” 市场零售商:“不然抢不找鸡。” 记者:“您往哪卖。” 小鸡屠宰线 市场零售商:“没时间答复你。” 记者:“今天运来多少鸡。” 孙清良的妻子赵秀梅:“9000斤。过年的时候笔者销售量还大。现在每天9000斤鸡,到春节的时候更多。” 春节期间小鸡的市场需求增大,在这个市场上孙清良的小鸡,每天能卖到十吨以上。 编导:梁新建 摄像:伦恒久 本文由中央电视台七套《致富经》栏目提供,详细内容请登陆央视国际网站CCTV-7《致富经》栏目查询! 注:CCTV-7《致富经》栏目播出时间:首播: 每周一至周五22:02--22:32 ,重播:每周二至周六13:52?14:22。 财富无处不在,行动成就梦想!《致富经》栏目敬请您的关注!

3月21日,记者在乌鲁木齐市北园春批发市场了解到,三黄鸡批发价每公斤高达12.5元,首府鸡肉价格涨到了8年来最高。

卖价总比进价低 记者:“一天收多少鸡?” 李开达:“一天,平时的话,一般有一万多只鸡。” 一到晚上9点,李开达就开始了在别人看起来很亏本的买卖。最近几个月,岑溪的活鸡批发价格一路跌至每斤12元,但他仍以每斤13元的价格从养殖户手上收购商品鸡,再以每斤12元批发给经销商,这一进一出,李开达每斤鸡就要亏上1元钱,每天因此贴进去2万多元。 李开达:“表面上我没钱赚,但是实际上我是赚钱的,赚哪一部分钱呢,我赚我核心部分的钱。” 李开达所说的核心部分,是指他开办的种鸡场和饲料加工厂。养殖户的鸡苗和饲料都是由他供应,这两部分赚的钱除了填补卖商品鸡的亏空外,一只鸡还能赚3角钱到5角钱。这种明亏暗赚的营销策略,每年卖出了400多万只鸡,产品销售到广东、广西及湖南等地。 岑溪三黄鸡在广西很有名,市场不错,但长期以来都是当地农民零星散养,没有形成规模,李开达的鸡苗就是供应给他们养殖。 李开达:“你来看这里,这里没有的,没有凸起就是母鸡了,凸出一点点就是公鸡,你看凸出一点点,一点点,很小,出壳12个小时以后就慢慢萎缩看不到了,我们南方喜欢吃小母鸡,小母鸡比较好销。” 1997年,李开达想扩大种鸡场的规模,决定自己养殖商品鸡,可他发现光靠自己养殖不仅耗财耗力,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场地。一次下乡,他看到农民在地里干活,心思一下子活了。 李开达:“农民有土地,有劳动力,然后还不会牵涉资金,我为什么不把他的资源利用给我们企业呢?” 这时候的李开达已经拥有一个年产30万只鸡苗的种鸡场和一个饲料加工厂,他决定利用自己的种源、技术和市场网络的优势与农民合作,但谈到养殖上千只鸡的规模时,村民们并不是很乐意,理由很简单,就是怕养多了卖不出去。李开达提出,把鸡苗、饲料赊给农户,养殖140天后由他以约定的价格回收。 李开达:“农民养一只鸡要赚3元左右,农民养一批鸡就是几千只鸡,一万只鸡一年,那一只赚两三块钱就是两三万元而已。” 按照协议,养殖户在养殖140天合格回收后,再从卖鸡款里扣除鸡苗及饲料款,因此,李开达要把鸡收上来才能从中赚取鸡苗和饲料的利润,而为了保证能收上来,回收价则必须等于或者高于市场的批发价。这等于说只要养鸡就能赚钱,纯唐村的唐朝坚有点心动了。 唐朝坚:“养一批鸡,收入有一万多块钱,一年可以搞两批、三批,收入也是很可观的,在我们山里面。” 唐朝坚第一个报名养三黄鸡,当年就赚到了几万元,到1999年,纯唐村养鸡的农民已从最初的1户发展到了30多户,在这条通往唐朝坚村里的山路,沿途就有300多家养鸡场,数量达60多万只。养鸡的人多了,李开达开始瞄准广东的市场。 李开达:“这里的习惯就是鸡第一,第二是猪肉,最好吃是鸡,请客吃饭也好,过年过节也好,一定要杀鸡,这样像样一点。” 岑溪市比邻广东,广东人爱吃鸡,素有“无鸡不成宴”的说法。因此,在广东的市场上,鸡的销量很大,仅广州市每日平均交易量就在48万只左右,其中,外地家禽占了26万只。这年11月,李开达只身跑了一趟广州。 李开达:“我摆在那里,就没人问我们,第一天我在那里卖鸡,就卖了22个。” 广东佛山经销商高老四:“当时市场上有清远鸡,有江西鸡,还有本地的快大鸡,麻鸡,好多方面,各方面的品种冲击。” 广东人在鸡的烹饪手法上要求并不是很苛刻,但对鸡的品种、肉质及出处却十分讲究。面对市场上云集的各地名优鸡只,广州人对这个新来乍到品种兴趣不大,为了迅速打开市场,李开达在活鸡量交易较大的东宝市场搞起了现场促销。 李开达:“我在旁边烧一锅水,弄一个锅,你们来这里,谁愿意来这里,就免费给一个鸡,自己杀自己煮,好吃了以后再要我的鸡。” 在这个市场做生意的广东经销商欧开球,就是在这一次促销中与李开达结识,并决定与李开达合作专营三黄鸡。 广东东莞经销商欧开球:“我们吃就认为好吃,最后我拉了一车鸡回去,都亏本。我老婆看见我拉一车回来又亏本,拉两车回来又亏本,我老婆呢,就把他赶走,我不想卖这个鸡了。” 欧开球以每斤8元进的三车三黄鸡,因为卖不出去,不得不低价处理,尽管爱人强烈反对,欧开球还是想卖这个品种,但在没打开市场前,欧开球觉得8元一斤的价格太高,不敢再冒亏本的风险。 李开达:“这很现实的,一车鸡亏几千块钱,谁都怕的,一个小小的铺面,你一天,一次就亏几千,多少个几千可以亏呀,他也怕的。” 眼瞅着农户养的三黄鸡一天天长大,按照合同,农户的鸡只要长到2.5斤,李开达就得回收,如果不回收,李开达每天就得补给养殖户每只鸡2角钱的饲料费,这着实让李开达发愁。 李开达:“长大了卖不出去,每天饲料,一只鸡就是0.2元钱的饲料,我存栏差不多300万只了,在山上面,一天300万只鸡,一只鸡吃一角钱的料就是30万元,吃两角钱的60万元。” 李开达只有迅速抢占广州市场才能摆脱困境,要想打开这个市场还得依靠当地的经销商,而欧开球因为上两次的亏本,不敢再进货,李开达要想让欧开球继续卖他的鸡就必须降价。李开达把以7元一斤的价格从农户手中收购上来的鸡,6.4元批发给欧开球,让欧开球继续卖三黄鸡。 欧开球:“把这个价钱又降低,三次调价,三次降低价钱,我有一点感动。” 李开达:经销商专门贩运鸡,一只鸡要赚1元左右,一个月,他也就销几万个鸡,那几万块钱,一年就几十万元,他还要冒风险。” 因为觉得成功的可能性大,欧开球最后接受了李开达的建议,这一次,欧开球利用自己的销售渠道专攻饭馆酒楼。 欧开球:“送去酒家的时候,我们也送他们也送的,我杀一只鸡先让老板吃,吃一餐饭,认为这个鸡好吃了,他才跟我签合同,没有吃过他是不签的。” 让酒楼老板先品尝后接订单的方式,使他们的三黄鸡逐渐被许多宾馆酒店接受,短短一个月销量扩大了,尽管这个月他亏损了十多万元,但这一次主动让利,使李开达逐渐打开了广州的市场。 记者:“现在那边的鸡,占你整个产量的多少?” 李开达:“他可能占了10%到15%左右,他卖我的鸡,他一个客户就占那么多。” 记者:“他算你一个比较大的客户?” 李开达:“他是我们公司最大的客户,每年他从东莞拿1000多万的现金到我们公司来的。” 自从打开广州市场后,上门来找李开达养殖商品鸡的农户逐年上升,2003年更是一下子猛增到3000多户。这年9月,一位叫刘水景的广东人找到李开达,想长期要他的三黄鸡做饭店的招牌菜。 李开达:“他也找过几个省的鸡,比如江西鸡,湖南鸡,海南鸡,广东鸡,广西鸡,大量的鸡对照,认为我这个鸡最适应做水蒸鸡。” 因为联系不上刘水景,我们的记者没有采访到他本人,刘水景做出的水蒸鸡有别于当地的家常菜白切鸡,做法和味道很独特。经过反复对比,刘水景发现李开达的三黄鸡更适合做这道菜,而李开达也很看重刘水景的水蒸鸡加工技术,如果利用这道菜来打自己的品牌,对扩大销售渠道应该有很好的效果,但当两人商谈长期供货协议时,刘水景告诉李开达,自己的店正在筹备当中,还缺部分运作经费。 李开达:“他当时没有钱,要我赊鸡给他,赊鸡给他收不到付款怎么办,干脆我就合作算了吧。我就想利用他的技术,去推销我的鸡。” 李开达的想法解决了刘水景开饭店的经费问题,2003年10月,两人合作在岑溪开了一家三黄鸡饭店,刘水景从中提取加工费。饭店开了没多久,就有人来找李开达。 李开达:“很多人看到这个饭店,价格又合理,品质好,很多人吃,一吃,其他人看到这个有商机呀,他就找到我们公司,要鸡,开饭店。” 这让他发现了一个新的路子,和广东销售活鸡的相比,这种方式直接面对终端市场,不用再考虑批发商的利润,而以进货价直接批发给饭店。利用自己的货源优势,李开达要求合作的饭店门口必须挂他统一的标识,并且饭店里的招牌菜只能用他的三黄鸡。 刘广森员工:“加工商他赚他的钱,这个饭店它也是赚自己的钱,我们没有赚到加工商的钱,我们卖鸡还是卖鸡。” 李开达更看重的是如何扩大这种新的销售渠道,把利润让给开饭店的人,他们开的店越多,自己卖出的鸡也就越多。但是,怎么才能让消费者识别饭店里的鸡就是他的鸡呢?李开达想了个办法。 李开达:“这个鸡有一个商标,我40日龄的时候就套上去的,叫农民套上去的,上面有广西岑溪古典鸡这几个字,这个我们追踪的,从进栏到市场到宰杀,我们都追踪的,这个鸡的环完全脱不出去的,怎么也脱不出去。” 记者:“那什么时候才能脱呢?” 李开达:“只有在杀的时候,杀的时候再脱出来。” 李开达这样做等于让饭店的招牌菜都带上自己的名片,在赚钱的同时,还给自己宣传了一把。合作的饭店也因为有了稳定的货源和独特的加工技术,赚取不少的利润。 李开达:“一个饭店一年就卖几万个鸡,这也是赚几十万,但是,我们一年几百万个鸡,自己要发展几千万个鸡,那我一个鸡几毛钱,总的利润我们是最大的。” 李开达:“发现他们的鸡为什么养得好呢,他的料槽够,喂鸡的时候鸡不扎堆,料槽不够的话,鸡扎堆容易出问题的。” 李开达这种以货源加技术的合作方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与他联营,现在,岑溪市共有66个村5000多个养殖户为他养鸡,每年高价买进低价卖出的400多万只活鸡,为农户赚取1000多万元利润的同时,通过大量销售种鸡苗和饲料,李开达每年赚取了200多万的利润。

因为这里是桂林市最大的三黄鸡种鸡场,占地将近400亩,每天要给养殖户提供6万只鸡苗。如果出现问题,那大鸡小鸡的质量都会受到影响。

记者同日在首府青年路农贸市场看到,已经宰杀、清洗干净的鸡肉或挂吊着,或平放在案台上,等待着顾客来购买。记者看到不少摊位前标出了鸡肉的零售价格:三黄鸡每公斤15元,肉鸡每公斤12元。

这里是北京大学,这个人就是种鸡场的老板焦炳来,他最重要的事就是每个月都要抽出一周时间,从桂林来北京听课。但他学的可不是企业管理,他学的是跟养鸡扯不上的哲学。而且已经坚持了7年。

随后记者在首府其他市场看到,与人声喧哗的鱼类摊档和牛羊肉摊档相比,鸡肉摊档显得很冷清,虽然断断续续地有顾客前来询问价格,但他们大多数都会嫌“太贵了”而将“目标”转向牛羊肉和鱼类。

谁能想到,这个不懂养鸡技术,就喜欢躲在书房看闲书的焦炳来,鸡养的在桂林市数一数二,一年供应到全国市场上的三黄鸡超过1500万只。同行都对他十分佩服。

据乌市北园春批发市场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现在肉鸡批发价格从年前每公斤7.8元涨至10元,三黄鸡批发价格从年前每公斤9元涨到了12.5元。该市场信息中心主任陆峰介绍说,目前鸡肉的批发价格与1999年鸡肉最高价时持平。

很多人之所以这么好奇,是因为1998年焦炳来在开始养鸡的时候,穷得兜里连100块钱都没有。

鸡肉价格为什么会上涨呢?“在养殖地根本买不上鸡,现在养殖户是卖一只鸡赚一只鸡啊!”新市区百汇市场鸡肉批发户马斌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早出晚归去批发鸡,最远都到了伊犁。由于批发不到鸡,他卖出的鸡已经由以前的每天200多只减少到现在的100只。

1998年是焦炳来从河南逃难到桂林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他生命中最灰暗的时候。以前他一直靠卖鸡苗兽药混日子。到了1998年,穷得连100块钱都没有了。妻子与他离了婚,留下了两个不足三岁的女儿。

五家渠市养鸡大户史善明告诉记者,3月19日,当他从鸡贩手中接过一沓沓钞票时,高兴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这是他在经历了前年、去年禽流感的余震后,第一次感觉到养鸡也能轻松挣钱了。上周,他家的鸡卖出了3200只,还有20天才能出栏的鸡也已经被预订完。史善明说,年前鸡肉价格曾一度跌到每公斤6元钱,由于饲料等养鸡的成本都在涨,实际上一公斤鸡肉要卖到7元钱才能保本,年前卖了一批鸡后,他就减少了一半的养殖量。

这是焦炳来1998时候住过的旧房子,在最困顿的日子里,他成天闷在这个房子里看书。初中文化,看书就是为了打发时光。1998年2月27号那天,武侠小说看得无聊了,焦炳来又找了一本书,那本书的书名叫《经济学》。

实际上,养殖地的鸡早在年前就已经大部分出栏了。据了解,年前鸡肉价格的下跌以及养鸡成本的增加,让许多养殖户不看好来年的鸡肉行情,导致养殖量下降。五家渠市有五六十家养鸡户,年前像史善明这样减少养殖量的养鸡户有二三十家。在当地按平时养鸡的出栏算应该有25万只,可是现在出栏的成鸡只有七八万只。

焦炳来在桂林市卖了十多年鸡苗,他发现鸡在广西市场需求量很大,当地有无鸡不成宴的习俗。可雁山区的鸡都是零散地卖,养殖不成规模。他决定,就从养鸡做起,用经济学中的原理去实现他的财富。

昌吉市三原种鸡养殖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建华介绍说,养殖户购买鸡苗难和种鸡场鸡苗紧缺有关。目前,他们每月孵化的鸡苗只有40万只,而市场的需求量已经达到了80万只。

一只鸡从鸡苗到出栏,焦炳来要负责16元的成本。为了保证鸡的成活率和质量,他每只向养殖户收取2元的抵押金。3个月后,手里不到100元钱的焦炳来,凭着对资源的组合和农户的自有资金,养出了第一批共20万只鸡。

据介绍,由于去年5月份鸡市行情达到最低点,再加上饲料价格的连续上涨,很多鸡苗场放弃了孵化鸡苗。

焦炳来全部养殖从广东引进的三黄鸡,这在桂林还是独一户。三黄鸡黄嘴、黄脚,黄羽毛,肉质鲜嫩,第一批鸡很快就得到了桂林人的认可。直到今天,桂林市场的经销商已经销售焦炳来的三黄鸡十多年了。

2005年9月的一天,焦炳来无意中得知了一个北京大学董事长培训班招生的信息,学费3万。初中都没毕业,焦炳来对北大心生向往。可等一上课,却把他听迷糊了。董事长班居然在讲哲学,而且讲的是孟子。

2005年,焦炳来开始在全国范围内用公司加农户的方式养鸡。为了提高积极性,他要求每个分公司独立核算财务。没想到,为了完成各自的业务量,分公司之间开始大打价格战。

焦炳来:一直在读书吗,原来一直书本上说人是有局限性的,这样的实践让我更加深刻,让我更加深刻的说你没有那么厉害,不是你想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回过头来我们加强对种鸡场的建设,对品种的品质等等这些东西在做。

这次危机让焦炳来意识到,盲目扩张分身无术,不如踏踏实实把一个地方做好。为了提高三黄鸡的质量,他不再从广州进鸡苗。而是在2006年,又建立起自己的种鸡场、孵化场和饲料厂。

到了2007年,焦炳来的企业又稳坐到桂林市养鸡行业的前三甲。

2008年下半年,金融危机让全国的养殖业遭到重创。焦炳来的公司也受到很大冲击。

焦炳来的思路得到了桂林银行的认可。最危急的时刻,桂林银行的2500万贷款到账,焦炳来用这笔钱迅速在桂林和广州扩大养殖户达到1200户。到了2011年,他的三黄鸡卖到湖南、广西、广东、贵州等地,数量超过了1500万只。

■致富经视频同步解说词:

这里是桂林市雁山区的一家种鸡场。每到晚上,鸡场里都会上演一场人鼠大战。为了捕老鼠,工人还自制了一种枪。

记者:你这是干什么用的啊?

工人:打耗子的。

晚上是老鼠最猖獗的时候,偷吃鸡蛋、也破坏饲料。

工人:产小鸡的时候,一夜几十个它都偷,它都吃那个头壳。

工人们想出各种办法捕鼠,有的掏鼠洞,有的往鼠洞里灌水,甚至连狗也开始拿耗子。最高峰时一宿能逮到300多只。

因为这里是桂林市最大的三黄鸡种鸡场,占地将近400亩,每天要给养殖户提供6万只鸡苗。如果出现问题,那大鸡小鸡的质量都会受到影响。

其他新闻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体球网比分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 体球网比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evermayfashions.com